欢迎来到 - 动心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时间:2018-03-13 22:51 点击:
按照藏传佛教教学传统,每位活佛专门配有一位或多位上师,那仓活佛的老师叫阿旺群培,是甘孜寺的大学者。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图为十世班禅大师给那仓活佛颁发毕业证(图/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原标题]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人生故事

1988年6月的某一天早上,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第一届学员的毕业典礼在北京西黄寺举行。时任佛学院院长十世班禅大师,将第一届毕业生的第一个毕业证亲手颁发给一位看起来已经不太年轻的学员。

那年,这位学员48岁。在48岁之前,他从一个普通的孩子成为转世灵童和活佛,到后来被定为“反革命分子”,再平反成为县佛协会长,他经历了太多的身份和角色转变。然而,那年夏天毕业后,这位学员成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副院长,并一直保持这个身份到退休。

他在佛学院工作了整整30年,学院的师生们习惯叫他“那仓院长”。

那仓活佛说,他的人生分为三段,第一段是从出生到18岁,主要是闻思阶段。1940年,那仓活佛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1943年被认定为六世那仓活佛转世灵童。1944年在甘孜县色西底那仓寺(藏文名那仓清净讲修昌隆院)坐床,继承那仓活佛法统。按照藏传佛教教学传统,每位活佛专门配有一位或多位上师,那仓活佛的老师叫阿旺群培,是甘孜寺的大学者。他7岁开始识字,正式进入闻思阶段。12岁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大概学了一年,他的修行就这样开始了。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图为那仓活佛在佛学院(图/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我们的寺院是一个修行处,这对我的学习很有益,修行的时候干扰少,很安静。当时我年纪小,跟上师在一块儿,身边只有僧人,白天也没人可以聊天。得益于这一切,一开始学习我就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心也变得很安静。直到现在已经78岁了,依然离不开那段时间学习打下的基础。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生中主要修行是践行《菩提道次第广论》。”

现在的孩子有“北大梦”、“哈佛梦”,以前的藏区僧人有“甘丹赤巴梦”。甘丹赤巴,意为“坐甘丹寺宝座的人”,即甘丹寺住持。甘丹赤巴被视为宗喀巴大师衣钵的继承者,在格鲁派中有很高的地位。这个职位不是通过转世传承,而是由考试选拔的。

1955年,那仓活佛到西藏甘丹寺学习,住在哲霍尔康村。然而,到甘丹寺没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病打断了这位少年的求学梦。经过一番问神打卦,结果说这场病只有回家才能痊愈。1958年,那仓活佛背起行囊回到了甘孜老家,他也许不会想到,一场巨变正在等着他,并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像上几世那样系统地接受佛学教育。这一年他18岁,从此踏入了人生的第二个阶段——“在生活中修行”的阶段。

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中,因为活佛的特殊身份,那仓活佛被列为“反革命分子”,总是被批斗。在佛教徒看来,轮回是痛苦的,只有从轮回中解脱才能离苦得乐,最终成佛。那仓活佛说,他在生活中实践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学到的知识,将上师传授的知识与自己在生活中的感受一一对照,认清了生活的本质。

“有一次,上面说我们领导阶级立场不坚定。我就提出来让他们对我进行批斗,我是‘反革命’,你们批斗我,能加强你们的阶级立场。他们问我你喜欢被批斗吗,我想谁都不喜欢被批斗,但这样能帮助别人。我觉得我一生中最好的修行是被戴上‘反革命’的帽子,在世俗生活中实践,这是最好的修行。”

那仓活佛认为,自己能这样想得益于上师的教导,是修持佛法的结果。虽然没能系统学习佛法,但时代给了他最好的修行机会,这种机会不是谁想要就能得到的。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图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大门与天王殿(图/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1980年,那仓活佛被平反,摘掉了“反革命”的帽子,从此开始了人生的第三阶段——遵从上师的旨意践行佛法。他所说的上师是十世班禅大师,在他看来,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不过这段人生在七年后才真正开始。

那仓活佛的亲戚不多,母亲在印度。1980年,他专程去看望母亲,母亲劝他说,舅舅也去世了,在家无亲无故,让他留在印度。那仓活佛跟母亲说,不管你回不回我都要回。在他的坚持下,母亲也最终和他一同回到家乡定居。

1981年,甘孜县成立佛协,那仓活佛当选为佛协会长。

“一个桌子三张凳子,开始这样办公了,我们管理的寺院有46座,在我们的努力工作下,36座寺院得以重新开放。”

1985年,那仓活佛在甘孜县佛协工作满一届后,调到甘孜州佛协工作。1987年5月,在州佛协工作不满两年,他便被十世班禅大师抽调至北京参与佛学院的筹建工作。

在到北京工作之前,也就是在甘孜州佛协工作期间,那仓活佛到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的会议。十世班禅大师当时是佛协的名誉会长,大师在会上讲的话那仓活佛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班禅大师当时在会上讲到,为什么要成立佛学院?活佛们没在寺院已经二三十年了,年纪大一点的活佛都已经去世,三四十岁的活佛们没能好好学习,他们不具备在寺院工作的能力,因此需要创办一个活佛班。大师还强调说,寺院要像寺院,僧人要像僧人。”

后来,那仓活佛侍奉十世班禅大师到西藏日喀则等地将近四个月。从西藏回来后,有天下午,大师带着他和其他几位活佛到西黄寺。当时,他们还不知道大师想在这里建设佛学院。

西黄寺与西藏颇有渊源。西黄寺建成于1652年,五世达赖喇嘛进京时便驻锡在此。1780年,六世班禅大师于西黄寺圆寂,乾隆敕建清净化城塔及清净化城塔院,塔内珍藏六世班禅衣冠和乾隆皇帝的赏赐物等。因此,在北京成立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选择西黄寺是再适合不过的。

在学院筹建工作中,那仓活佛主要负责编辑教材。教材编辑组有夏日东仁波切、赛仓仁波切、新萨仁波切等几位大师级学者,他们为改革开放后的藏传佛教人才培养做出了重大贡献。在那仓活佛的组织和几位大师共同努力下,佛学院开学前已经编完前六本教材。这套《雪域知识百科金钥》作为为佛学院学员“量身定做”的教材,现已编辑出版了31册,主要内容包括基础佛学理论、教派源流、蒙藏佛教史、寺庙管理、各派经典念诵集等,无论内容编排还是设计装帧,在藏学界和藏文出版界都享有较高的地位。

1987年7月,离开学还有两个月,那仓活佛又风尘仆仆地赶往四川招生。

1987年9月1日,经过紧张的筹备工作,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西黄寺创立。十世班禅大师亲任第一任院长,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为高级顾问,当时他们两人的办公室分别是黄寺的东配殿和西配殿。

“大师说,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成立是要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特别是要培养爱国爱教的蒙藏宗教人士,成为一个传承和发扬藏传佛教的教育中心和研究中心,这是大师在开幕式上讲的。”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图为第一届活佛大专班全体学员与中央领导、学院教职工毕业合影(图/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全国政协委员那仓活佛的人生故事

图为那仓院长访问缅甸时,与时任缅甸宗教部部长苗纽中将和中国大使古赛在一起。(图/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第一个班共有42名学员,都是活佛,那仓活佛是班长。第一节课由班禅大师亲自讲授,上课地点是东配殿,讲课内容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大师讲了四节后交给夏日东仁波切继续讲,这门课足足讲了八个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